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焦煤价格反弹而动力煤价却继续下滑

2018-10-28 12:26:54

焦煤价格反弹而动力煤价却继续下滑

为何本是同根生煤价却不同?

近日,冀中能源、兖州煤业在内的河北、山东多地企业纷纷上调焦煤价格,这对低迷日久的煤炭市场无疑是一大好消息。8月初,河北大型煤炭企业冀中能源率先调价,焦煤价格上调20元/吨;此后山东多地煤企也纷纷调价,其中兖州煤业上调精煤价格20元/吨,混煤上调10元/吨,而开滦集团主焦煤上涨20元/吨,肥煤上涨10元/吨。8月份山西省主要焦化企业焦炭价格提高30元至50元/吨,优质焦提高90元/吨,这是焦企年内首次上调焦炭价格。而动力煤10个月以来仍在下滑!为什么本是同根生煤价却不同?

焦煤和动力煤在用途方面有所差异,涨跌不一是受不同因素影响所致。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接受中国产经采访时解读称:焦煤价格略有企稳并不能表明这个市场已经趋于回暖,短期的、小幅的上调或是回光返照的前奏,目前尚未有明确消息支撑焦煤价格大幅上扬,炼焦企业、钢铁企业、有色冶炼企业回补库存或是此次价格上行的主要因素。

进入8月份,山西等全国焦炭价格出现拐点。山西焦协副秘书长刘太来向媒体表示,此次上调焦炭价格,主要原因是钢材市场与煤炭市场近日有所反弹。进入7月份,受钢材价格不断上涨的影响,钢厂对焦炭市场打压的动作有所放缓,再加上炼焦煤价格开始企稳,焦化厂故借机上调焦价。

山西省焦化企业在18到20周之内焦炭价格较去年同期下降约800元/吨,造成焦化企业生产经营面临较大亏损也是此次调价的原因之一。刘太来还表示。

据悉,目前,市场对焦炭价格上调的反应良好,钢厂已经普遍接受焦化厂焦炭30元50元/吨的涨价要求。7月份以来,下游钢材价格明显走高,钢铁市场发生明显变化,国内焦炭市场探涨气氛开始有所积聚,部分焦化厂就表达了涨价意愿,8月初,山西省焦协公布焦炭上涨价格时,钢厂普遍接受了焦企的涨价要求。

对于这一现象,刘太来向媒体表示,煤炭、焦炭、钢铁同属一条产业链,一条产业链上的企业,应该相互支持,包容并济,争取互利、共享、共荣,实现和谐共赢。钢铁工业的发展是焦炭市场发展的基础,钢材终端市场的需求正在恢复,基于钢市数据的持续好转,钢企对于焦企的涨价要求逐步接受,正是同一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根据市场供求的变化情况互助互盈、谋求共同发展的表现。

有媒体报道称:近期宏观层面传出的政策信号表明,棚户区改造、铁路投资及城镇化建设将成为下半年至今后较长时期内国家投资的重点,必定会增加用钢的需要,将进一步助推焦炭市场的回升,焦炭价格在下半年实现弱势反弹的可能性较大。

而动力煤仍处于价格不断下滑的劣势。自去年9月开始,国内煤炭价格已经连续下跌10个月,早已跌破发改委年初设定的5%煤电价格联动预警线。迎峰度夏以来,全国日发电量屡创新高,这不禁让人寄望于火电厂对动力煤需求会有所增长来赢得市场回暖。然而,冰冷的动力煤市场仍无动于衷令人失望。

全国用电高峰期已经到来,但电力缺口却不如往年来得明显,今年电力供给基本能够满足需求,拉闸限电现象不会大面积发生。邱希哲分析指出:受此影响,火电行业、煤电行业并不会有实质性的利好消息出现,动力煤市场回暖的期望恐要落空,煤企生存困境仍将长期存在。

有关专家表示,这缘于煤炭产能的快速释放,加剧了全社会煤炭库存的高位趋势。煤炭产能建设超前、产量过剩和煤炭需求不足成为当前煤炭市场持续不景气的重要推手。也有人认为,国内供给及进口煤总量的增加才是导致煤价下跌的主要原因,但煤炭产能过剩却是导致煤价下滑不争的事实。

据悉,十五期间,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2253亿元,年均450.6亿元。到了十一五期间,相关投资就猛增至12489.7亿元,其中年均投资额2497.94亿元,超过了十五的总和。

十二五期间,这一数据再次翻番,2011年、2012年分别为4907亿元、5286亿元,直至今年上半年,煤炭采选业成了采矿业中同比下降的行业,但即便如此,也高达2049亿元。也就是说,从十五至今,煤炭采选业累计投资约达2.7万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近10多年来,我国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增长,几乎像一匹挣脱了缰绳的野马越跑越快,无法停下来,直到今年上半年才被需求不足硬生生地拉住了半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钱平凡向媒体表示,这种跳跃式的投资行为带有一定的盲目性,煤炭黄金10年期间,大家都认为投资煤炭容易赚钱,风险小回报高,不免蜂拥而上,那时煤炭央企在蒙西买煤矿是不计成本的,动辄上百亿,丝毫不犹豫。这还可以从投资行为的角度予以解释。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高级副总裁、煤炭行业首席分析师李俊松形象地归之为投资的惯性行为:一个煤矿的投资分几个阶段,比如前两个阶段已经投资了20亿元,那么不可能因为目前煤市的不景气就中断后续的10亿元投资,这是不可能的。

因此,巨量的煤炭洗选业投资使得我国煤炭产能建设超前,这已经成为行业共识。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0年以来,我国年平均增加煤炭产能4亿吨,导致市场过剩压力不断加大。

那么,动力煤企该作何打算来挽救不断下滑的煤价?邱希哲认为:一方面,压缩规模、限量保价是煤企的当务之急,目前煤企降低成本支出、削减财务开支的空间非常狭小,只能通过非常规措施来提振煤价;另一方面,转型是煤企生存发展的必要途径,向煤电联营、新型煤化工或新能源产业靠拢是明智之举,煤企应当早作打算。

光伏接地线
绿城柳岸禾风
九龙仓雍景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