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北京卫生局拟取消公立医院特需服务0

2019-06-09 19:11:06 | 来源: 网络

北京卫生局:拟取消公立医院特需服务

同一专家,出普通门诊时收费14元,出特需门诊时身价飙升到300元,有百姓认为这是对穷人的歧视。   随着新医改的深入,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呼声日渐高涨,公立医院该不该设特需门诊成了业界争论的焦点。北京市卫生局表示,随着本市民营医院的发展和相关政策的落地,公立医院去除特需服务将是趋势。   特需服务非基本医疗服务   北京市卫生局社会办医服务处处长樊世民表示,社会办医疗机构的功能定位和公立医院应区分开。前者主要提供的是非基本的医疗服务,是相对高端的医疗服务,后者提供的是基本医疗服务,虽然两者提供的服务内容可以有部分交集,弥补该领域服务的缺乏和引进适度竞争机制,不过主要还是引导实行错位竞争,“但这个度还需要在政策上详细地研究,对政府保基本的范畴也还需要研究,大方向是公立医院应该做政府该做的事情,保基本,把非基本的医疗服务交由市场去解决。”   公立医院的特需服务是否会撤出,交由市场提供?樊世民称,这已在卫生行政部门考虑范围之内,但目前还没有形成具体材料,按照政府是保基本的定位,特需服务并不是基本医疗服务,“高费用、高水平的医疗服务是政府包不起的,住单间、诊疗全过程有护士陪同、医院里鸟语花香的豪华环境等这些在公立医院是很难保障实现的,政府不会提供和埋单,因此这部分服务内容今后还是应该交还市场。”   特需服务因就医和资金需求   目前各大公立医院基本都有特需服务,樊世民表示,一方面是因为百姓需求强烈,但社会办医的技术和发展没有跟上来,不能充分满足百姓需求;另一方面,公立医疗机构本身也要发展,但在目前政府差额拨款、相关体制和机制尚未配套改革的情况下,需提供特需服务来实现自身收支平衡,弥补部分资金不足。   公立医疗机构有两部分收入来源,一是医疗服务,靠服务收费获得医保基金支付;二是财政补助,主要包括退休人员工资、基本建设项目、大型设备、公共卫生服务、对口支援工作等资金,两大块维持公立医疗机构的正常运转。但目前医疗价格体制、卫生筹资的体系尚未“与时俱进”,如医护服务价格远低于市场价值,光从服务来讲是亏本运营的,因此要从设备检查、药、特需等方面弥补缺口。公立医院真正回归公益性的“时间表”很大程度取决于相关配套改革推进的速度。   樊世民称,为使本市医疗服务体系更健全,引导“公私”双方差异化发展,本市将在社会资本办医的审批过程中,着重引导和支持在医疗资源短缺的地区开办医疗机构,重点兴建康复医院、护理院、中医院和提供高端医疗服务、具有先进医疗设备和专家团队的民营医院。   环五环医疗圈考虑社会资本   樊世民表示,随着城市快速发展,中心城区的边缘集团等大型人口集聚区是急需医疗机构的地方,如果政府财力短时间内难以满足兴建的,可能考虑引入社会资本。根据人口分布设置的医疗资源区域布局规划中,已在五六环之间初步规划了28个中心城区优质医疗资源向外疏解建设项目,打造五环优质医疗服务圈,其中9个已打造完成,5个正在施工,仍有14个拟建项目。今后可能还会有新项目建设计划。   樊世民说,“这些项目多是三级医院的分院,一个项目就需5亿—10亿建设资金,20余家机构的建设,投入要达100亿-200亿元,我们会考虑引入社会资本等多种投入方式来打造,以期尽早满足百姓的就医需求。”   注入社会资本的公立医院是什么样子?樊世民表示,“公私”双方未来管理、合作模式、分红机制等仍要研究和突破。樊世民表示,根据“京18条”要求,本市将允许社会资本在京举办各级各类医疗机构,新建医院将优先安排社会资本举办,对政府办医与社会办医的政策将“一碗水端平”。   案例   本市拟建的14个环五环医疗项目中,将会引入社会资本兴办,虽然目前公私合作的模式尚未确定,但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北京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和北京市医师协会副会长许朔都谈到,北京儿童医院和新世纪儿童医院的合作模式是成功的,通过这个范本或可对今后本市医疗服务的发展趋势管窥一二。   探访   奔着专家环境花费1000元   西二环月坛桥南坐落着一高一低两座建筑,高的是北京儿童医院门诊楼,低的是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基本在一个院里的两家医院让不少外地来京就诊的家长“犯晕”。   没有人贴人等候扎点滴的喧嚣、没有因席地坐卧留下的报纸、也没有混杂着药味、消毒水和孩子们身上气味的奇怪味道,新世纪儿童医院的两层门诊区域内,楼道内随处可见的彩色油画、墙壁上主打深海蓝色和草绿色、休息区内的软椅和供孩子们摆放玩具的小桌、干净的卫生间内有儿童使用的小型马桶……来自通州的小宝一家正是冲着环境和不用排队来的。   “要提前三天预约,价格好像1000多元”,陪着小宝在休息区玩耍的小宝妈告诉,几天前小宝将额头磕着了,虽然没有任何症状也没留疤,但小宝妈放心不下还是决定找儿童医院的专家看看,“这里不用排队啊,而且有的专家”。尽管儿童医院的专家在这里出诊比在隔壁身价翻了几番,从500元至1800元不等,其中神经内科专家预约费是1200元/次,但小宝妈并不在乎。   中午12点半,结束了在儿童医院出诊的该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邹医生快步走进了第二诊室,并招呼小宝妈带着宝宝进去。尽管比预约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但“在那边肯定挂不上号,这样预约好时间,医生正常出诊也不耽误”,小宝妈说。   影响   多地点出诊增加医生医院收入   在儿童医院院长倪鑫看来,专家们在空闲时间发挥余热的同时提高自身收入,是件好事,通过和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的合作,即以“人”和“财”为杠杆,儿童医院每年派出副高级别以上的专家们到隔壁出诊;隔壁将每年利润中的35%返还给儿童医院。   倪鑫表示,尽管儿童医院本身开设有特需门诊,且与普通号5、7、9、14元的价格相比,300元的特需号高了不少,其实仍很难体现医生的技术价值,“按照发改委定价,公立医院里出一次特需每人次300元,这其中只有90元是归医生自己的,其余210元医院用于整体人员收入的再分配”。   “市场上高端医疗服务的需求确实存在,医生们也应该有更体面的收入,为什么不鼓励医生到民营医院出诊呢”,倪鑫称,为保证执业安全,目前全院到隔壁出诊的专家都已到卫生部门注册登记多地点执业,医生不论在新世纪儿童医院出门诊还是手术,对患者和医生本身来说都是“安全的”。   同时,医生自身收入得到提高的同时,医院也“得到好处”。倪鑫介绍,目前公立医院实行的是差额拨款,财政拨款只占医院每年运营费用的不足10%,其他部分都要靠医院自身通过诊疗、检查、药费等实现“收支平衡”,因此通过和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合作得到35%的分红将可以缓解公立医院的财政压力。   观点   双轨制形成公立医院可撤特需   医生忙着出特需和“走穴”,医院原本的低价诊疗服务是否受影响?对此,倪鑫表示“不会”,按照院方要求,多地点执业的医生必须在医院内每周出至少一天的普通门诊,以“保证基本需求”。   对于有公立医院撤销特需门诊的呼声,倪鑫认为,公众对不同层次的医疗需求需要民营医院提供高端和多样化的医疗服务,但目前医疗机构的“双轨制”尚未形成,只是公立医院这一轨健全,而民营医院代表的另一轨尚不能满足群众需求,因此公立医院取消特需门诊的前提是民营医院体系发展健全,在保障医疗安全的前提下,具备专家水准。同时,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财政补贴应该到位,“多数公立医院都有特需门诊,目前来说这部分收入来源对医院的整体运行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百姓看病是认专家的,民营医院有没有人才团队是该医院能否持续发展、赢得好口碑的关键”,倪鑫认为,“京18条”的出台旨在鼓励医疗领域“百花齐放”地发展,民营医院的发展对公立医院来说并非是危机,而是合作。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发挥各自优势,通过捆绑式发展来实现共赢,“这也将是未来公私合作的主流方式。”   根据儿童医院计划,其将在京城南部、东北和北部各建立一个诊疗基地,即通过社会资本注入建立一个诊疗平台,儿童医院的专家派驻到该处出诊,满足当地医疗需求的同时,实现医生的自身发展和收入保障。目前,南部基地确定在大兴人民医院、东部基地确定在通州国际医疗城,而北部基地尚在选址之中,初步意向是顺义,“三个基地的性质都将和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一样,是民营医院,目前我们正在进行专家力量的储备”。 李秋萌

腋臭
如何优化一个网站
药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