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百万亿M2的中国之谜

2018-12-03 16:59:45

百万亿M2的中国之谜

早在1993年,美国经济学家麦金农曾对中国、东欧以及前苏联的市场化过程作了详尽的比较研究。结果表明,前苏联、东欧与中国在市场化过程中都出现了迅速的财政下降,但只有中国成功地抑制住了通货膨胀压力。而按他所提出的经济市场化的次序,金融增长必须建立在中央财政平衡的基础之上,否则将会被随之而来的通货膨胀所遏制。因此,他把在中国出现的在财政下降的同时保持价格水平稳定与高金融增长现象称作中国之谜。而这个中国之谜也一直持续到今天,在广义货币供应量(M2)突破百万亿元大关中寻求新解。

继国内生产总值(GDP)、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之后,M2正在成为又一让中国百姓逐渐熟悉的经济术语。2013年3月末,我国广义货币余额达到103.61万亿元,同比增长15.7%;狭义货币供应量(M1)余额31.12万亿元,同比增长11.9%。这组数据中,扎眼球的是M2首次突破百万亿元大关,居世界。一时间,络微博、街头巷尾关于M2的讨论不断升温。

M2突破百万亿,单从数字看是很吓人的。但实际上,消费者所熟知的现金和钞票属于货币,而这并非经济学中货币的概念。在经济学上,我国参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划分口径,把货币供给划分多个层次:M0=现金,即居民手中的现钞和企业单位的备用金,不包括商业银行的库存现金;M1=M0+活期存款;M2=M1+城乡居民储蓄存款+定期存款+其他存款。由此可见,M2涵盖了各种形式的资金,不是全流通的。在我国M2的构成中,银行存款比重比较大,根据3月末的数据,M0只占5.37%,M1占比M2为30.03%。与世界主要国家相比,我国的M0并不高。2012年末,美国、欧元区、日本的M0都在1万亿美元左右,而我国的M0为5.57万亿元人民币,约合8600多亿美元。

其次,巨量M2也不等于高通胀,因为M0、M1、M2三种货币形式对物价的影响是不同的。通俗地说,M后面的数字越小,对物价影响越大。M0对物价的影响,M1次之,M2就更间接。M2的影响一般取决于央行货币政策,如果存款准备金率持续下调,那流通中的货币就多了,进而推高物价。

这些年来,在M2增长的同时,中国的通胀率并非一定随之走高。数据显示,2000年M2仅为13万亿元,到2008年就接近50万亿,当年CPI涨幅为5.9%;仅仅4年之后的2012年该数字已飙升至97.4万亿,当年CPI涨幅为2.6%;今年3月末M2一举突破百万亿元大关,此时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今年3月份CPI涨幅2.1%。即使从2000年以来的12年来看,除了2007年、2008年CPI分别为4.8%、5.9%,2011年CPI反弹至5.94%外,基本上处于偏低的水平。同期M2增速与GDP增速相比之差要远高于物价涨幅。从数据的值来看,我们目前还观测不到M2与通胀率有直接关联。

推高M2增量余额的因素很多,但主要是经济货币化的结果。央行副行长易纲曾在其《中国的货币化进程》一书中探讨过货币供应量持续增长的问题。他认为,超额货币并不真正是超额的,它被用来满足新货币化了的经济的需要。1993年之前,中国从计划经济过渡到商品经济,相应放开市场价格,带来了大量的商品交易现金需求,需要一定货币来支撑;到1993年,伴随中国短缺经济状态的结束,相应以商品吸纳为主的货币过程也告一段落。但中国货币化进程并没有终止,而是随着市场经济的要素吸纳和资产吸纳进一步提速。一方面,城市化正处于起飞进程中,高速公路、铁路、机场、码头等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这些都需要中长期贷款来完成,M2随之被不断创造出来;另一方面,企业改革、住房制度改革将土地和商品房推入了货币化进程,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的不断扩容,相应对货币供给提出了更多的需求。

2000年,加入世贸组织(WTO)之后,我国外汇储备积累多,造成外汇占款的不断提高和本国货币投放的增加,形成M2高余额;我国的储蓄率较高,加之我国银行的信贷占社会融资主导地位,而其他一些国家还有大量银行以外的金融体系作为企业融资渠道(也就是说本应存入银行的M2被分流),这种背景下,我国整个M2余额较高也不足为奇。

随着M2余额逼近百万亿大关,中国M2与GDP的比例再度创下历史新高1.9倍。如果将此等同于货币超发,认为中国经济将面临严重的通胀压力,则是十分片面的。

聚乙烯土工膜厂家
食物粉碎机
弹性柱销联轴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